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050彩票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19050
查看: 7|回复: 0

爱情的烟灰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5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2852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碧姬去人事部领我时,目光飘到我脸上,又很快飘走,像飘过挂在树杈上的破塑料袋,最后,她冷漠而淡然地说:“跟我来吧。”像风雨交加的坏天气里,留宿一个不被欢迎的远房亲戚。
  
  很多份决定着我未来的文件需要碧姬签字,我没资格不喜欢她,她,是我的上司。
  
  为了我的未来,我得主动向她讨好。
  
  3个月后,在那份事关我去留的文件上,碧姬在好评栏签下了名字,我为闯过了第一关热烈庆祝。马格也来了,进门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,说祝贺你初步摆平了那个老巫婆。
  
  我顿时尴尬,狠狠地掐了马格的背,他大叫着跳到一边。
  
  倒是碧姬落落大方,起身说:“就算是老巫婆,也要给精英让路的。”
  
  马格看我,又看碧姬,说:“这就是……”
  
  碧姬微微地笑:“对,我就是那个老巫婆。”
  
  马格用上当受骗的眼神以鄙视我的小人行径。我无地自容,却无力收回那些鄙薄碧姬的话语。
  
  马格和碧姬热火朝天地打成了一片,我看到了一个与往日不同的碧姬,风趣而妩媚,整整一个晚上,马格的视线没有离开过她。
  
  马格是我在德国留学时认识的朋友,帅得一塌糊涂,留学时就被姑娘们追得满街乱跑。很多时候,马格会戏谑着问我对他有没有贼心,我笑:“情色这事,只有贼心是没用的,还得有贼能力。”咬着雪茄的马格站在慕尼黑湿漉漉的石板街上,笑得像个白痴。后来,据说一位德国姑娘生下了他们的儿子,好在那位姑娘对婚姻没兴趣,任凭马格打马轻裘回了国。
  
  2不久,马格找我算账,说碧姬不过34岁而已,我怎么能把她糟践成老巫婆呢?我惊,知道两人已相交甚深,因为在整个写字间里,碧姬的年龄是个众人好奇却无从知晓的秘密。
  
  我说:“马格,你爱上碧姬了?”
  
  马格反问:“不可以吗?”
  
  “她比你大4岁。”
  
  马格笑:“这和我爱她有必要的联系吗?”
  
  我默然,我知道的,自打回国的马格进了中心医院的心脏外科,已经有好几个小护士腰斩了她们曾经的恋情。据说总有人偷洗马格脱在办公室的工作服,所以他的工作服是医院里最干净的;还据说,马格的抽屉里有很多张未检的演出票,都是怀春的小护士们悄悄塞进去的。
  
  马格是诸多女孩子的春梦主角,我不禁为碧姬担心。
  
  或许是因为有了爱情的滋润,碧姬在写字间里的表情亦不再一贯冰冷,偶尔,会望着窗外白杨树上的喜鹊,浅而温柔地笑。我为自己曾经的刻薄向她道歉,她只是笑,眼睛里有感激,我知道为什么,心却一直悬着不曾坠落,突然为她担心,马格的滥情早晚有一天会捅伤她的心,只是我不能说,爱情这事,善意的提醒亦要不得,它太容易被坠入情网的人曲解,最后落一身的不是。
  
  像马格这种男人,做朋友,大抵是没问题的,可是若作为爱情对象,不会太乐观,在女孩子们的众星捧月中,他已经被惯坏了,已渐渐疏离了爱情是一场需要相互付出的游戏。
  
  在女人这里,爱情是有着摧枯拉朽的力量的。因为马格,碧姬打破了常规,把作为下属的我引为入室密友,这触犯了写字间友谊的大忌,知道别人太多的秘密,危险的却是自己,会因为知道的太多,而成为需要提防的不定时炸药包。
  
  我尽量与碧姬保持距离,她约我去她家,我找借口回避。碧姬是聪明的,这样几次之后,便不再事先约我,而是将车子停在我回家必经的路口,待我近了,推开车门:“就知道你今晚没事。”
  
  满眼期待的碧姬,让我恨不能立马找一男子恋爱,这样,我就可以有足够的理由,远离她的私生活。
  
  那个可以爱上的男子,始终没有出现。我也就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坐在碧姬的沙发里,和她说马格,当然,我只能说马格的好,不能说他的风流成性,更不能说在遥远的德国他还有一个混血的儿子,尽管碧姬说你不要一味地说他的好,这让我感觉不真实。
  
  我就笑,用力地想了半天:“他是所有认识他的女孩子的梦中情人。”
  
  碧姬也笑:“包括你吗?”
  
  我说:“不。”然后,我诚恳地看着她,让她从眼睛里看到我这句话是多么的真诚,她就笑,说:“相信我。”然后问:“为什么?”
  
  我说因为我有自知之明。碧姬定定地看着我,目光缓缓暗淡,说:“我也该有的。”
  
  我知道碧姬指的是什么,她和马格的年龄,我佯做不知情,有些时候,洞悉和聪明是需要藏起来的,它们的出场只会让自己狼狈,我是个活得谨小慎微的女子,否则就不会把人人都爱的马格当做空气。
  
  3有时,我和碧姬正聊着天,门就开了,是马格,他已有了碧姬家的钥匙,可见两人的爱情已行进到了何种程度,身上带着淡淡消毒水味的马格,总是大大咧咧地看着我们傻笑,那是碧姬喜欢的笑,明朗干净而不设防。
  
  我立刻就明白了碧姬为什么要回到家里后依然坚持补妆,因为马格喜欢搞突然袭击,随时会闯进来,她要让马格随时看到一个精致妩媚的碧姬。
  
  马格一来,碧姬就忙了起来,煮咖啡或是泡茶,全然不是写字间里的那个碧姬,显得有点卑下,手脚利落而唠叨地忙碌着,这些间隙里,马格就坐在我身边,坏坏地看着我:“在说我的坏话?”
        TEDEd咖啡因是如何让我们清醒的-签证也有假的别怕,送你一本签证防骗宝典-MIX阅生活丨年最全赏杏花攻略,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19050彩票论坛

GMT+8, 2021-6-18 19:03 , Processed in 1.161758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